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方黎虞望舒捕风人小说在线阅读by捕风人全章节阅读
2021-04-04 17:22:17
捕风人第六章 七哥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候车室,方黎取出墨镜给他戴上,并主动去牵他的手,继续伪装成情侣的样子。那时她并不知道虞望舒的表情很不自在,甚至连耳根子都红了。

第一次跟女人牵手,有点焦虑。

两人很快就被人群淹没,到了露天停车场,确定没有人跟踪,方黎才去取车。驱车上了主干道,她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虞望舒坐在副驾驶上严肃回答:“在平曲镇你被误抓我表示抱歉,你的个人信息是我从警方那里得来的。”

方黎顿时回味过来,皱眉问:“你的意思是警方查获1200克四号“海洛因”是你的杰作?”

“可以这么说。”

“我凭什么信你?”

虞望舒并未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从包里取出一部碎屏的华为手机,说道:“方小姐,这次感谢你的出手让我逃过了一劫,不过我目前的处境有些糟糕,一时半会儿不能再回玉宁区。这只坏掉的手机恐怕还要麻烦你再替我跑一趟,只要你把它送到目的地,就知道我说的话是否真假。”

方黎接过手机,半信半疑。

“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家里有哪些成员?”

对方查户口似的拷问并未让虞望舒反感,而是非常耐心地回答她。

方黎心中默默排查,他回答的情况跟先前她让杨汉君探查的结果一模一样,并未隐瞒。

双方都不再说话,虞望舒似乎很疲惫,挂着两个熊猫眼,坐在副驾驶上直犯困。

方黎偷眼看他,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只觉得他很有文人气质,不过此刻他坐在身边,细细观察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跟普通男人无异。唯一让人吃惊的是先前他面临危机时的冷静反应着实令人出乎意料。

方黎憋着疑问打量他的衣着和裤子,他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在短时间内变成了另一个人?

似发现了她的心思,虞望舒仍旧用非常耐心的语气替她解答:“方小姐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在短时间内变装的,其实也没什么技巧,先前我穿了两件衣裳,外面那件被我扔了,破洞牛仔长裤用刀片割掉就能变成短裤,再把假发,假胡子之类的扯掉就可以了。”

方黎“哦”了一声。

他继续解释:“实在抱歉方小姐,我已经有三天没好好睡过觉了,一路逃跑损耗了大量体力,现在很困,我能稍微休息会儿吗?”

“好吧,我不打扰你。”

“谢谢。”

从玉宁区开车到临溪区要花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们都没再说话,因为虞望舒一直昏昏欲睡。

他似乎并不害怕她,方黎同样如此,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明明之前认定了他是个毒贩子,结果两人却呆在了一起。

真是一场奇怪的转变。

太过突兀,不可思议,偏偏又发生了。

到达了目的地,虞望舒把维修手机的地址和锁屏密码,以及要找的人写在了方黎的记事本上。他的字迹苍劲有力,显然在书法上下过不少功夫。

方黎收起记事本,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廖成宏的踪迹。”

“方小姐尽管放心,一旦手机送达目的地,我就会及时联系你的。”

方黎皱眉,不禁想起了杨汉君对他的点评——狡猾。她克制住不满,又问:“你的联系方式呢?”

“我没有固定联系方式,不过我有你的电话号码。”

方黎无语,似想起了什么,不由得问了一句:“虞先生,请问你是在什么时候发现我跟踪廖成宏的?”

虞望舒平静回答:“我见到你的第二次。”

方黎不明白他的意思,他继续说:“我有个不好的习惯,但凡是我见过的人都会不自主地记住他们的容貌声音特点,然后贴上固有标签,像区分物件那样在大脑中汇聚成一个人脸或声音识别系统。所以第二次你出现在勐梁县时,我就发现了你是廖成宏他们的尾巴,之后采取了一些方式摆脱你。”

“那廖成宏他们知道我吗?”

“不知道。”

“你确定?”

“确定。”

方黎放下心来,她相信他的话,因为他没有必要骗她。

虞望舒笔直地站在路边,像是在等待上级领导发号施令的士兵,一本正经问:“那么方小姐,我可以走了吗?”

方黎愣了愣,没料到他居然在询问她,不禁觉得好笑,“可以走了。”

虞望舒回了一句:“再见。”说完就转身走了。

方黎望着他走远的背影,取出一根香烟点燃,愈发觉得这人有点意思。

摸出放在包里的华为手机,她细细端详。

手机屏幕上布满了蜘蛛网痕,被砸得稀烂,抠开手机背后的壳子,里头只有电池并没有SIM卡。

方黎心思一动,尝试着开机,手机没有任何反应。

虞望舒的胆子也真够贼的,看他先前慎重的样子,这个破手机想必极其重要,他却敢把它交给一个仅仅接触过两次的人。

手机维修店满大街都是,她凭什么要有契约精神去找他指定维修的人?

接下来方黎也干了一件缺德事,那就是在街上随便找了一家手机维修店,打算好好探索下虞望舒不为人知的事迹。

店主瞅着她拿来的破手机,又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了一番。她身上穿的那身行头全是价格高昂的洋货,结果却掏了一只这么破的玩意出来让人维修。

“这位小姐,您的手机已经破成这样了,不如换一个吧,我们店里的iPhone 5手机正在打折,有优惠!”

方黎头也不抬回答:“iPhone 5S和5C都快出来了,能不能换个推荐?”顿了顿,“手机能修吗,不能修我换别家。”

店主不再废话,立马动手鼓捣起来。

方黎站在一旁,居高临下说:“我只需要看手机里头的东西,目的达到后您再跟我按原样恢复。”

店主抽了抽嘴角,吃惊说:“小姐,您不是在逗我玩吧?”

“我可以支付同一型号新手机的钱给你。”

“好,成交!”

店主不再吭声,开始充分展现他的专业精神。看情形一时半会儿是无法修好的,方黎出去找吃食填肚子。

直到晚上八点过,破手机才能启动了,碎屏幕被店主取出放在一边,装了一块完好的屏幕进去。

输入锁屏密码,方黎立马查找里头的可疑文件,果真在一个命名为2013的文件夹里找到了一个视频,但遗憾的是那个视频无法打开,设置了加密保护。

方黎取出一只U盘,让店主把视频拷贝下来,又粗粗查看里头的通话记录和信息箱,被删除得很干净。

再看其他文件夹,没有任何痕迹,最后她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只手机只是虞望舒众多手机里的一只,除了那个视频文件值得研究外,并没有其他东西。

目的达到,店主按先前的样子给手机复原,嘴里直唠叨。

方黎选择无视,看了看腕表,为了尽快得到廖成宏的信息,她决定连夜返回玉宁区。

晚上的霓虹灯光昭示着城市的繁荣,跳着广场舞的大妈们挥洒热血,路边烧烤摊上人群扎堆高谈论阔,人行道上悠闲地晃着三三两两的路人……

这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

与那个祥和又安宁的生活圈子对比,方黎不禁想起了虞望舒的处境。

一路上她都在回想白天遇到他的过程,如果当时他没有遇到她,又或许他被那几个壮汉抓走,那等待他的结局会是什么呢?

她不敢去想象。

尽管她的人生里接触过各种不同的社会形态,也看到或体验过很多阴暗的事情,却还是没有勇气去体验虞望舒的生活。

哦不!

他身上的标签清清楚楚地写着毒贩二字,她怎么会冒出怀疑的念头?

方黎不禁困惑了,先前明明那么笃定,结果仅仅只经历了短短的几个小时,她就丧失了三观,并且还成为了替他跑腿的骡子!

方黎郁闷了,究竟是他太过狡猾还是她太好欺骗?

夜间交通顺畅,很快方黎就抵达了玉宁区,按虞望舒提供的地址找去,果真找到了一家名叫卓远的手机店。

当时店主正准备关卷帘门离开,方黎立刻走了上去,试探问道:“请问七哥在吗?”

店主疑惑地看着她,不解问:“哪个七哥?”

“曾斌。”

店主的表情顿时变得微妙起来,细细打量她。

方黎发现了端倪,继续说道:“有人的手机坏了,让我拿给七哥维修,说他能帮忙修好。”

店主警惕地看外面,一边拉卷帘门一边说:“你先进来,我给他打电话。”

“好的。”

卷帘门拉下,隔离了外面的嘈杂。

店主当着她的面拨通了一个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小曾?”

“七哥,有个女人来店里找你,说有人托她拿手机来找你维修。”

“让她接电话。”

店主示意方黎接电话,她拿过手机“喂”了一声,电话另一端的曾斌说:“你好,请你提供一下手机牌子和型号。”

方黎果断报出,并说了锁屏密码。

曾斌沉默了阵儿,才说:“托你送手机的人现在安全吗?”

“我把他送去了临溪区。”

方黎仿佛听到电话那头的曾斌松了口气,接下来店主又按曾斌的意思把她带去了他附近的家里。

那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家,只有简单的家具,毫无烟火气。

里头坐着一个男人,身穿黑色短袖,剪着利落的小平头,五官端正英气,一身硬汉形象。见到方黎进屋,他立刻站起身打招呼道:“你好,我是曾斌。”

方黎把虞望舒的破手机拿给他,曾斌紧紧地握住,坚毅的脸庞上泛着小小的激动。仿佛想起了什么,他忽然打量她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投票 http://store.eqxiu.com/h5e/
相关新闻
蛙扑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