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许你来世芳华李言若-许你来世芳华小说阅读
2020-05-21 20:56:36
许你来世芳华第二章 曾逢

远家亲戚从苏州来做客,来了几天,前些天下雨不能出门游玩,今日天气好,几位表小姐嫌整日呆在府中闷的慌,今儿就想叫李言若带她们去城中游玩,李言若心想带他们坐船划湖看两岸景色,倒也不错。

江南烟雨朦朦,缕缕青烟缓缓升起,小河交错,一帆小船划过水面,岸上茶馆吆喝着客人,寂静中夹杂着些许生气。几位表小姐也是爱闹腾的,船中传出女子嬉闹声惹来许多目光,想看是哪家姑娘在嬉笑。

姑娘家聊天就爱说到爱慕心意的人,一表姐问道:“阿若,你可有爱慕之人?”

“对啊,我听父亲说这江南人才辈出,阿若你可有喜欢的?”另一表姐道。

喜欢的人?李言若脑子突然浮现出一人,眼神躲闪并未接话。

“大家瞧她这害羞模样,定是有喜欢的人了。”一人起哄的戏弄着她,李言若摸了摸脸颊,心想,很明显么?

顾晋坐落茶馆喝茶,原是与人谈事,却被一阵嬉笑声给吸引,转头望去,河中一帆小船游来,一位姑娘坐在船头扶着脸颊害羞的笑着,顾晋觉着很是可爱,突然见她回过头,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久久都未回过神来。

李言若被表小姐们羞得慌,害羞的朝岸边望去,就见顾晋坐在茶馆,目光往这边看来,李言若心忽然扑通跳动的厉害,船夫更像是故意慢慢往他那边划去,慢慢的往岸边靠去。

表小姐们见她有些异样,拉着她指着岸边的军官问道;“是不是,那边那个喝茶的军官?”

李言若低下头,暗想这都能让她们知道,果真是一群眼尖的女人。

“不过是真的帅气,阿若你眼光不错!”表小姐们戏弄说。

李言若看顾晋一直望着这边,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还是在看谁?他是在看船上的哪位表小姐?船越来越近,李言若一跺脚起身就往船头喊去。

“军官可是在看我?”

船上瞬间都安静,李言若红着脸看着他,心想着若不是就丢一次脸吧。

顾晋惊讶的看着她,他看得很明显吗?点了点头道;“冒犯了姑娘,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李言若不可思议,他是在看我?愣了许久才回道;“啊?我……我叫李言若。”

“姑娘你们可否要进来坐下喝杯茶”?顾晋问道。

李言若谢绝;“不了,表小姐们要游玩,只在这喝茶不是我的待客之道。”

“没事的阿若,我们不介意的。”一表姐道。

“对啊,我们不会介意的。”

李言若拉扯过她们,笑了笑说;“表姐们你不是要去看买锦做衣服嘛?我带你们去看,这秀锦呀去晚了可没绸缎了。”

“我……你……!”

表姐们看了阿若又看了顾晋,还想说些什么便被李言若拉走,李言若对着顾晋笑道;“顾军长,下次有空再喝茶。”

“好”他答道。

坐回船里,几位表小姐围过来问道;“为何不去与他喝茶呢?”

“怕你们抢了去?”李言若道。

“你这小心眼的。”表姐们笑道。

李言若心想她这般答应了,会不会让顾晋觉得她是轻浮之人?今日能与他说上句话,也是心满意足了,李言若想起方才自己站在船头对着他喊,脸颊又微微发烫,原来他是在看我,那是不是他也喜欢我?

自那日与邂逅过,李言若总是想着如何与他再见,表姐们回苏州了,青莲更是成天往外跑,说是她祖母生病了她去照顾,这几日就她一人出门,茶馆喝茶听曲游船划水,却也都不曾遇到过顾晋,有些许失落。

几日后李顺德回来,恰巧顾晋登门拜访,李言若在院中摆弄花草,有人走过来,还以为是阿华给提水来了就问了句,“水提来了?”

顾晋回答道;“不曾。”

听着声音怎么是个男声,李言若回过头看去,顾晋就站在她身后,俩人在院中打了个照面,他俊朗的五官,眉眼不像是第一次见他时冷清,是离得近些了闻到他身上烟味,很淡,就怎么让如此心动了呢?

顾晋来与李顺德谈货运的事情,一进李府就闻到一阵花香,经过庭院瞧见是那天那位姑娘,她是李先生的女儿,她没看见自己,低着头模样很认真的弄着花草,柔和温婉,安静又有些活泼,找不到话形容她了。

李言若就看着他也不知怎样开口,手足无措的,顾晋看出来了,便开口问道;“你这是什么花?很香。”

“这是九里香”李言若扯下一小朵凑到他鼻下。

清冽的香味涌入鼻腔很是好闻,顾晋点点头,“很好闻。”

眼角瞥见顾晋后面隔着几米远的中尉员,李言若脸颊微微泛红,她想着这样也过于胆大轻浮了些,收回手中的花,又无措的低下头。

顾晋觉得她十分有趣,举止大胆又易害羞,轻笑道;“李姑娘不请在下和杯茶么?”

“哦,对。”

李言若连忙迎进顾晋入大厅,吩咐她们上茶,李顺德听闻顾军长来访,急急了了的往大厅来,边走还边责怪小厮未及时禀报,李言若在大厅里就听见父亲急匆匆的脚步。

“顾军长,在下李某招待不周让您久等。”李顺德一进大厅就致歉道。

顾晋起身有礼的回道;李先生客气了,李小姐招待的很好。

李顺德看向女儿微带嫌弃的说;“小女让你见笑了,也不知上好茶。”眼里却满是溺爱。

“我……”

李言若刚想反驳这不是最好的茶了嘛,却先见父亲与顾晋聊起事务,只好待在一旁默默坐听,无聊若不是顾晋在,自己早就不见踪影了,嗑了两盘瓜果,声响有些大他俩频频回头看,父亲白眼的看着她,眼里的意思是一点姑娘家的样子都没有,李言若撇撇嘴不理会父亲,眼皮都招架不住,就趴在桌上睡。

顾晋眼角撇到她趴在桌上的样子,身影模样像是在哪里见过?莫不是上次茶馆睡觉的姑娘,原来是她,顾晋轻笑一声,觉得她有趣。

顾晋还从未见过谁家小姐,如她一般无拘无束,不受束缚。

李顺德看到顾晋突然的笑了下,又瞧着女儿这般实在是不像话,叫了一声阿若,女儿愣是没啥反应,也就随她,对顾晋道;“让顾军长见笑了。”

“怎会,李小姐很是有趣。”顾晋笑道。

聊的差不多了,李顺德见天色慢慢暗下,也到吃完饭的时间,李顺德便客气的说;“天色也已晚不如顾军长留下吃饭。”

“不了”顾晋谢绝了,“下次顾某再请李先生!”

“既然顾军长这样说了,那便下次。”李顺德也不强留。

“好”

李顺德送走了顾晋,回到大厅看到女儿还趴在桌上,有些粗鲁的捏着她鼻子。

李言若感到呼吸不通顺了才醒来,朦胧朦胧的,只瞧见父亲故作严肃的看着她,柔了柔眼睛,脑子哗啦一下才想起顾晋是父亲谈事情的,见椅子已空,便问;“他呢?”

“人家走了”李顺德回答。

“哦”李言若不开心的撇了撇嘴角。

李顺德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与顾晋如何认识的?”

“就是上次带表小姐们去游玩遇到过聊了两句。”李言若如实的说。

“那你可知他是谁!”

李言若不解的看着父亲,便随口问说;“不是烟城才来的军官吗?”

“呵”父亲嘲讽一声又说;“不只是如此。”

李言若睁大眼睛的看着父亲,想让他接着说,李顺德却拿起了茶杯不作开口,李言若使起小性子来,哼了一声说;“我不想与你说话了。”

模样与三岁小孩一般,甩声离开了。

“这孩子。”李顺德放下茶杯摇了摇头。

李言若回房一直想着,顾晋究竟还有什么身份,不就是个军官么,还能怎么呢!李言若不想去想这些事,但又忍不住想,人家是军长!一表人才、英俊潇洒、气宇轩昂,爱慕他也只是自己一方面的,也不知顾晋会不会喜欢她这样的呢?

父亲这样说一半留一半的,让她想入非非,莫不是顾晋有喜欢的人了?一想到这李言若就很是不舒服,往床上滚了滚,滚来滚去都想不通,好不容易遇见这样心仪的人,若是他已有欢喜的人,又该如何?

杜青莲来时,还以为阿若发生什么事了,杜青莲放下送来的衣服,伸手摸了摸了阿若额头问道;“阿若,你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李言若见青莲来了从床上坐起,一脸气馁的样子。

“那你这般哼哼唧唧的是怎的了?”

“我喜欢上一人了。”李言若老实的告诉青莲。

杜青莲愣了会儿,呆呆看着她,那模样像是看尼姑要出嫁的表情,李言若推了下她说;“你有那么惊讶么?”

杜青莲缓过神来,开玩笑的对对阿若说;“我以为你,要孤独终老呢?城里的公子哥来提亲的不下十个,你一个也看不上,我与奶娘估摸着你不嫁了。”

李言若语重深长的回答道;“那是我觉得没遇见我的良人。”

“终于是情窦初开了!”杜青莲笑了。

李言若害羞的低下头,杜青莲还是继续笑道她,“是不是顾晋?”

“你怎么知道?”李言若惊呼道。

“谁整日念叨顾晋顾军长的。”杜青莲白眼她。

“有吗?”李言若心想她有和青莲念叨过顾晋吗?

杜青莲点头,又想到了什么,却犹豫要不要说,李言若见她不说话,轻推了下她,问;“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阿若,你是真心喜欢的?”杜青莲半响才问道。

“你觉得我不像认真的么?”李言若反问。

“就怕你太过于真心了。”

“什么意思?”李言若不明白的问。

“阿若,我听外边爱慕顾军长的姑娘说,城南杨家小姐当街对顾军长诉情意,顾军长却说在下南京是有未婚妻的,杨家小姐当场哭着离去的。”杜青莲认真的说道。

“那我岂不是没机会了?”李言若拉扯着青莲,很委屈的说。

“阿若要是真的喜欢,你不妨去一试。”杜青莲劝她。

“不行,他已有未婚妻子了,那我去算什么?”对于这种插足之事我绝对不会去做。”

要是真的这样,更不能去与他表明心意,说了也无意义还让他多作烦恼,不夺他人所爱,不强求于他,爱慕之意藏在心里就好。顾晋有才略,英俊潇洒,城南杨家小姐也是个出落伶俐巧笑倩兮的人儿,爱慕他的人如此多,她该是入不了顾晋眼吧?李言若心想道。

杜青莲瞧她不太欢喜,也就没在说什么。

李言若自遇到他后,就一直想与顾晋再见上一面,也不打听好他是否已有婚配,李言若觉自己这么倒霉!遇上个喜欢的,偏偏人家还有了未婚妻,仰天长啸,“该怎么办呐?”

人呐!会遇见那个很优秀的人,以为他是此生的良人,不想这天定良缘自己做不了住的。

相关新闻
益阳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