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愿卿情深不负小说苏妩云煜
2020-05-21 20:36:16

小说《》,主要讲述了苏妩云煜之间爱恨情仇的虐恋。为您提供愿卿情深不负小说阅读,愿卿情深不负小说题材新颖,构思巧妙。而他,不敢往下想。最后,他决定,亲自去江南洛家,因为这件事交给其他人去办,他不放心。

精选内容:

苏妩昏睡两日了,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这天,大夫开好了方子,对着云煜讲着:“云爷,这几日我观察了,夫人昏迷不醒,其实另有原因。”

“什么原因?”云煜眸中担心着。

大夫犹豫了下,才说:“夫人是中了毒,这种毒要两日后才会病发,到第三日,就会毒发身亡。”

“解释呢?”

“解释只有江南洛家才有。”

云煜步子微动:“江南洛家?”

洛玉清,难道说,这件事,跟洛玉清有关系,还是说……。

而他,不敢往下想。

最后,他决定,亲自去江南洛家,因为这件事交给其他人去办,他不放心。

由于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云煜也不敢再耽搁了,嘱咐好梅雨等人照顾好苏妩,他独自一人,快马加鞭的往江南赶去。

可他不知道,他前脚出了云府,后脚就有刺客到落枫院劫人。

洛枫院的暗卫很多,可刺客去分两批来的,梅雨等人也无暇顾及苏妩的安危,再加兰画有意的放水,这群人顺利的带走了苏妩,而他们腰间都挂有一个洛字令牌。

苏妩是被痛醒的,周围的环境,她感到很陌生,耳朵微动,听到门口有了响声。

“语小姐,您来了。”

“她醒了吗?”

云语?苏妩忍痛站起身来。

‘砰\\’一声巨响,门被踢开。

云语粉衣裙着身,一步一步的迈向苏妩,她指着苏妩的心口,声音婉转:“苏妩,你的心,煜哥哥许给我了。”

苏妩步子朝后退却,洋装镇定:“什么意思?”

‘咯咯\\’云语咯咯的笑出声来,笑语声中带着讥讽:“煜哥哥说,你的心能治我的病。”

简单一句话,苏妩就明白了,她惊恐着面容,睁大着无眼的眼眶,身体一瘫软,她苦涩的笑着,难怪,难怪,云煜要囚禁她,难怪死要把她带回来。

原来,原来,只是为了她的心。

眼中微狠着,她绝望的大笑:“云语,就算是死,我的心也不会给你。”

鱼死网破,她也不会让云语活着,带着她的心活着。

云语还没有反应过来,苏妩拔下头上的簪子,就朝自己的心口狠狠扎去,明明是钻心的痛,可是苏妩却感觉不到一丝丝的痛楚。

轻笑意,整支簪子,已经全部插入心口。

云语眼中惊讶着,她忙握着苏妩的手,惊恐着:“不,不,不要。”

手里全是血,云林氏赶到时,云语坐在苏妩身边,没有一点生气。

最后,还是云林氏反应过来,带着大夫,她命令着:“快,快,把她的心给挖出来。”

而这个大夫就是为苏妩治伤的那个大夫。

大夫望着苏妩那恐怖的面容,他挖心的手颤抖着,嘴里念叨着:苏小姐,这件事,怪不得我,是云老夫人和云小语逼我的,如果你有冤,有仇,就去找她们吧。

那尖刀划开了苏妩的胸口,一层一层,最后,看到那颗已经没有跳动的心了,而心上还插着发簪。

大夫拿着苏妩的心,他眼中害怕着:“云老夫人,苏小姐的心之前受了箭伤,现在又添新伤,怕会没有效了。”

云语却不放弃,她威胁着大夫:“如果,我不能活,你一家老小,就给我陪葬。”

这话,吓得大夫手一颤抖,心差点落地。

苏妩睁大着眼眶,胸口被划开,躺在了血泊中。

一刻钟后,洛玉清赶到后,看到血泊中的苏妩,他吓得脚都像生了根,无法移动。

十日后。

山林中一间木屋。

竹亭里,一白发女人背靠着柱子,忽从里屋走出一个男子。

定眼一看,男子就是洛玉清。

洛玉清脸上挂着浅笑,迈向白发女人,蹲在她的面前,温声问:“妩儿,来吃药了。”末了,又关心的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

洛玉清面上难掩心疼,他无法想像,面前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妩儿。

苏妩用头发遮住自己的脸,伸出手来,接过药,她摇头,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不能说话,一说话,那血就从嘴里冒出。

她拿起石桌上的笔,在宣纸写着:“我娘呢?”

洛玉清表情微变,手一僵:“你娘,她……回月尧族了。”

苏妩握笔的手松动,点头:“哦,回去也好。”

她现在这个样子,娘看了也伤心。

忽她捂住心口,仰起脸,白发散落在脸颊,让人害怕,那张点布满了皱纹,再加上无眼,显得可怕急了。

她整个人都倦缩起来,洛玉清伸出手,抱住她,安抚着:“妩儿,你再忍忍,我会尽快找到适合你的心。”

苏妩那双白皙的手也是皱纹着,她抓着洛玉清的手,痛苦的问着:“玥玥,没事吧。”

“他没事,你放心,再过几天,我把他带到你的身边。”

“不,不,不要。”

她不要让玥玥看到她这个样子,她怕吓到玥玥。

洛玉清扶着苏妩回到房间,此时,苏妩吃了止疼药,睡了过去。

看着苏妩额头的细汗,他手紧握着,眼中气愤着。

十日前,他收到一封书信,里面说,苏妩中毒了。

他慌忙赶到信上的地址,可看到的躺在血泊里的苏妩,心也被挖走了,如果不是白琉璃,怕妩儿早就不在世上了。

而没有心的人怎么活?

他用了一种洛家禁术,用狗的心,代替了人心,但代价就是,每一日心口会痛。

换心五日后,妩儿一夜白头,八日后,身体苍老如老太,这就是禁术的代价,可这些,他宁愿他帮妩儿承受。

睡梦中,苏妩眉头紧蹙,她梦到娘也躺在血泊里,笑着对她说:“妩儿,妩儿,你要坚强的活下去,活下去。”

“娘。”

她惊叫出声,猛得坐起身来,嘴里吐出一口鲜血来,伸出手,她摸索着,脚一下无力了,从床上摔了下来,她伏在地上,想要爬起来,可是身体根本使不起劲。

一激动,她心口又疼着,口里的血直冒,染湿了她的白裙。

洛玉清推门而入,看到地上倦缩的苏妩,忙放下手里的药碗,抱起苏妩,看着苏妩直冒的血,他也是吓到了:“妩儿,松口,松口。”

或许是这轻声安慰,让苏妩冷静下来,她咽了一口血下去,呛得直咳。

洛玉清为苏妩顺了顺气,从旁边小药瓶里拿出一粒药丸,给苏妩服下。

半刻钟后,苏妩才缓过气来,她张嘴,艰难的说着:“我,娘呢?”

明明很简单的几字,可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像是很难一样,才几个字而已,她喉咙又血腥,嘴里又包裹着血,猛得一吐出来。

感觉到了洛玉清那欲言又止,直觉告诉她,娘一定出事了,不然,她也不会做那种梦,娘离开的梦。

她抓着洛玉清的衣服,重复的问:“我娘呢?告诉我。”

每说一字,她嘴里就血就吐一口。

洛玉清心疼着,他抱着苏妩,安哄着:“妩儿,你要答应我,不要太激动,你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苏妩点了点对,无眼的眼眶盯着洛玉清直看。

“你娘她,为了救你,用了全身的血。”

没有接下去说,苏妩就已经知道了结果,难怪,她会梦见娘躺在血泊中,全身的血,那该有多疼啊。

“娘,娘。”

她大声嘶吼了,推开了洛玉清,站起身来,可才站起瞬间,她嘶哑着声音:“娘。”

身体摇晃着,朝后倒去。

“妩儿。”

洛玉清眼中惊恐着接住苏妩,那胸口微微湿润,隐约可见的血红。

等苏妩再次醒来后,她异常平静。

洛玉清端着一碗清粥,坐到床边,看到苏妩醒来后,他安抚着:“妩儿,来吃点细粥,身体才会好的快。”

苏妩很配合的张嘴,一点一点的将粥吃进嘴里,只是眼角滴下那血红的泪。

对于苏妩的配合,洛玉清感到害怕,他安慰着苏妩。

“妩儿,你别太伤心了,你娘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你活着,才是对她最大的安慰。”

苏妩手动了动,拉过洛玉清的手,在他手心里写着几字:“放心,我没事。”

她会好好活下去的,她要报仇,云语,云煜总有一天,她会归来,找你们索命的。

一年后。

苏妩的身体也恢复的不错,至少现在都可以说话了,不会从嘴里再冒出血来。

洛玉清从山上采了药回来后,看着院中晒着太阳的苏妩,眸中一柔,深情的走上前:“妩儿,这几日,感觉如何?”

就是前几日,洛玉清寻来一颗稀有的动物的心脏,很有灵性,至少比狗的心好许多。

苏妩点了点头,声音嘶哑着:“嗯,好很多了。”

的确是好很多,以前是每天心口都会痛,换了这颗心后,她感觉疼痛都减少许多。

忽,她的目光看向天边。

喃喃说了一句:“我要回去。”

有些事,有些人,她是该讨回来了。

洛玉清唇微动,想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给咽了下去,自从那日后,妩儿就很少笑了,就算,他提到云玥,妩儿脸上的笑容也更达心里。

夜色正浓。

竹屋外走进一墨衣男人,倾刻间,进了屋里。

苏妩猛得坐起身来:“明天我就要回临安城了。”

墨衣男人听后,言:“放心吧,一切都安排好了。”

相关新闻
益阳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