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恶之梦
2021-04-07 20:06:22

我叫王浩,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可是只是空有一身志气却懒得施展,索性就破罐子破摔了。现在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管老爹要,住也住在了老爹那里,也就是现在人们口中的“啃老族”,我一直都在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没事就打打游戏,没想到,一个电话的到来,让我彻底过上了不正常的生活。

2014年5月19日上午,广州某网吧。

“你孙子给你来电话啦!你孙子给你来电话啦!”兜里的手机响了,我愤愤的摔下鼠标,向裤兜里摸索,“谁啊!”等了三五秒,电话那头没有人说话,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模糊不清的沙沙的声音,这声音让我感到十分恼怒,我狠戳了一下挂机键,“妈的!打个骚扰电话也不挑个好时候,又他妈被干死了!”

我戴上耳机,继续玩游戏,过了差不多两分钟,兜里的手机又开始响了起来,我一看,还是刚才的电话,索性就关机,不再理会。

晚上回到家里,躺倒床上打开手机,发现有60多个未接电话,而且全部都是上午的号码,现在打骚扰电话的都这么执着?突然,手机一震,我没有防备,一下子将手机砸到了脸上。

竟然又是上午的号码!

我接下电话,尽量压下了自己的怒火:“喂?哪位?”

电话那头依然是沙沙的声音,不过这次终于有人说话了,“五栋楼下..楼..楼下..下楼.....楼下..下.....”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听起来只有六七岁,不过她的声音十分麻木,没有生气。而且一直在重复“楼下”二字,难道是在暗示我下楼?我挂下电话,走到窗户旁向五栋的楼下看了一眼。

“你怎么来了!”楼下站着的是自己的前女友,我探出脑袋的时候正好和她对上眼。

难不成后悔了,想回来求我?

我住在三栋,加上下楼的时间不到五分钟就可以到五栋。我看见她,远远地就和她打了声招呼,按道理说她应该也和我打声招呼,然后向我走过来啊,她怎么好像僵在了那里一动不动的啊?

她一直在盯着我,盯得我发毛,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我看到这一幕,不免有些担心和紧张,急忙问她:“喂!小薇!你怎么了!”

她抬起手,指了指旁边的小巷子,带着哭腔和祈求向我说:“我..走不了了,救..我!”

我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一个小女孩,不过这小女孩真是奇怪,手里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念叨什么,就盯着小薇看,是有一点瘆人...我一边向小女孩走过去一边回头安慰她道:“没事,就是个小孩有什么好怕的,胆子那么小连腿都吓麻了?哈哈哈。”

那个小孩摆弄了一下手机,好像是在给谁打电话,不一会,我的电话响了,那小孩和我的电话一同发出这样的声音:“五栋...楼下....下来..下下下来!嘻嘻嘻嘻嘻....”

我感到心里有些发毛,嘴里念叨着“卧槽,这小姑娘真他妈邪性..”伸手就要去打她,没想到她一回头,不对,不能说是回头,而是180度把头扭了过来,一张男孩的脸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大骂一声:“卧槽!鬼啊!”转身就扛起女友往小区外面跑,后面小女生的笑声越来越近,我肯定自己这次逃不过去了。

我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在哪啊..”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周围依然一片漆黑。我忽然意识到不对,开始挣扎,这时才发现,自己全身已经被结结实实的绑了起来,而且我动得越厉害,这绳子自己就绑得越紧。

我开始慌了,偶像剧里的绑票情节怎么会发生在我这种屌丝身上!再说了,我一没钱,二没颜的,绑我干嘛啊?

对了!小薇!小薇也应该被绑了!

“喂,有人吗!放开我!小薇,你...你在哪!”就在我呼喊求救的时候,一盆冷水泼到了我的脸上。

“你是谁!到底要干嘛!我没钱!”我又急又怕的喊道。

“还挺精神的嘛~”对面传来的声音不是别人的,我敢断定就是小薇的。

我向她吼道:“小薇?你干嘛!这种玩笑你不觉得开过头了吗!放开我!”

“不干嘛,就想要你。”忽然,眼睛上的物体被强硬地扯了下来,周围的光刺得我眼睛眯成了一道缝。“而且,我并没有开玩笑,我现在很认真呢。”她邪魅的笑令我的心里生出了一丝恐惧。

我用商量的口吻对她说:“不是,你没事儿吧...你就算是对我有意思,也不用用这样极端的方式得到我啊!你能得到我的身体,但是得不到我的心啊~”

我尽量保持了自己的理智,心说不对,这货做事不可能那么不知轻重,就算是想挽留我,也不至于做到这种程度,她现在的行为可是犯法的。

难不成是想杀掉我?这个想法在我刚想出来的时候就被我否决了,因为杀了我得不到任何好处。

我正想着,旁边一间屋子里就走出了之前那个“双面小女孩”,我吓得惊叫一声,直往后蹭。可是小薇不仅不怕,反而轻抚那个小女孩的脸颊,对她说:“宝贝儿,准备好了吗?”

准备?什么意思!

那小女孩笑嘻嘻的说:“好了呢~我的主人~”

这种分裂麻木的声音我实在是受不了,我是真的怕了。祈求着对小薇说:“你放开我!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犯法了!”

小薇不理我,命令那个女孩把我拖到了一间屋子里,靠近那个女孩我真的已经吓得近乎晕过去,想哭但是连眼泪也流不出来,没想到,关我的那个房间,比这要恶心不止十倍。

那个房间外部有一个大概只有一人宽的铁门,和我正对着的那面墙上绑着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生物”,现在勉强就给它定义为生物吧,它长相十分狰狞,眼眶里凹眼球外凸,尖尖的獠牙已经刺穿了自己的皮肤,整个身体几乎瘦得只剩下棕绿色的皮。拷在手教上的铁链因为它的挣扎已经把它的皮肤勒出了一堆黑色的液体,就那样肆意流淌在地上,整个房间充斥了腐臭的气味。

我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喊了出来:“这尼玛的!是梦吧!快点让我醒过来啊!”

一边的小女孩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将我一脚揣进了这个房间里,锁上了铁门。我瘫软在那里,等我反应过来要逃出去的时候,已经晚了。铁门被锁上了,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怎么撞铁门都打不开。我哭了出来,不停的咒骂小薇,咒骂着那通电话,咒骂着自己为什么要按照电话所说的去到五栋楼下。

等我哭够了才意识过来,不行,我要冷静,等到那个怪物把铁链挣脱了,自己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过了大约十分钟,我冷静下来才发现,这个房间内部不像在外面看到的那么小,里面有一定的空间,大概能容纳四辆解放卡车。不远处的一个角落蜷缩着两具尸体,把我吓了一跳。一具已经变成了白骨,另一具也烂的差不多了,基本上没有什么威胁。尸体旁边有一个军绿色的背包,我打开背包,看看有没有什么工具可以帮助我逃出去。

背包里有一本日记,一个手枪和一把短刀。我只是个平民,没当过兵,根本没见过真的手枪,更不知道怎么用,但还是把它别在了裤腰上,等到关键时刻说不定还能保命。我拿起那把刀子,在水泥地面上划了一道,还是挺好用的。最后就剩下那本日记了,我翻开日记,草草的看了一眼,没什么有用的线索,就把日记扔到了一边,也没有多做思考。

现在手里能用的只有那把短刀了,我将那把刀伸向门缝中,切断了外面锁门的铁链。没想到,那怪物的铁链随门的铁链一起断掉了,我懵了,身后那怪物张开血盆大口向我冲过来,而铁门,一直没能被我打开...


郑州租房信息 https://zhengzhou.c21.com.cn/
相关新闻
蛙扑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