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酒神驸马
2020-10-11 13:57:50

1.酒鬼参了军

  祁财富是个小酒坊的掌柜,他儿子祁可长到五六岁了,始终不会说话,这让当爹的很苦恼。

  一天,祁财富带伙计们到院子里卸货,把哑小子一人扔在屋内。等他忙活够了进屋,却四处找不见祁可的影子。正着急,忽见灶台边一口大酒瓮下有溅出的酒渍印儿。祁财富吓白了脸,一定是哑巴儿子踩着灶台玩,不小心栽进酒瓮里淹死了!伙计们慌忙扑到酒瓮前,却见祁可浮在酒中,正大口喝着酒,小脸红扑扑的,一张嘴,僵着舌头说出俩字,把大家吓一跳:“好酒!”

  祁可吃了一顿灌,不但学会开口说话,也与酒结了缘,平时不喝水,渴了就拿瓢舀酒喝。祁财富兴致勃勃地请人教他读书,原指望他能长点儿见识,将来好掌管这份家业,谁知这祁可左耳朵听,右耳朵冒,一连气走四五个先生。

  祁可读书不行,却喜欢习武,等长大了一点儿,没事他就溜到讲武堂去看武师教徒弟。没多久,他拿根木棒当刀枪,也舞得有模有样。时值乱世,习武也不是赖事,祁财富便打发他出去拜师学艺。

  出门半年,这小子回来了。问他学得如何?他说,这一出门,才知道自己力大没人能比,武艺也大有长进。祁财富问:“那你急着跑回来干啥?”祁可答:“外面没酒喝,嘴里寡淡无味。”老父一听,这酒鬼为了馋酒,前程都不要了!一赌气,把铺子卖了。

  没了酒喝,父亲又不给银子,祁可酒瘾又大,实在馋得不行,他就去树林子里弄拳踢腿,拿树木撒气。这天,一位将官从林前经过,见祁可左冲右撞,把两人合抱的老树打得直摇晃,不由大吃一惊,说:“小伙子,你有踢树这力气,何不随我从军抵御外侮?”祁可问:“从军有酒吃吗?”那将官说:“只要你能杀敌立功,我供你酒吃。”祁可大喜,连父母也不告知,跟了将官就走。

  这位将官是雁门关总兵季元帅,因边关事急,朝廷召他回来退敌的。两军对阵,季元帅赏祁可一把大刀,嘱道:“自有人替你数着,杀敌一名,赏美酒一瓶!”祁可听说有酒喝,奋不顾身冲入敌阵。对方弓箭手没料到竟有如此不顾命的人,未及放箭,已被他冲到跟前。祁可挥刀就砍,敌军阵脚大乱,季元帅趁势冲杀,顿时把敌军击溃。

  战罢,季元帅把祁可叫到帐前:“军中有令,临战不得饮酒。但念你劳苦功高,特破此例。记住,敌退之前,你只能痛饮这一回,下不为例。”这一饮,祁可直到第三天才醒过来。元帅说:“如何?本帅见敌兵不敢轻易进犯,才特许你一醉,万一敌兵冲来,你有几颗脑袋够人家砍的?”然后命令祁可带一支精兵,出城外三十里驻扎,与城中互为接应。

2.贪杯险误事

  随行的监军吴公公见元帅委派无官职品级的人带兵,很不以为然。元帅就委托吴公公去祁可军中督战,并再三叮嘱祁可:“坚守静观,非令勿动。大战在即,十天内不得饮酒。凡事多听吴公公意见。”

  再说这吴公公,却是敌国安插在本朝的奸细。他凭着阿谀奉承的本事,当上了后宫大总管。此次边疆退敌,他又煽动皇帝,对季元帅大加猜疑,趁机谋得监军的重任,名义上防备季元帅有二心,其实是想与敌国里应外合,一举拿下边城。

  眼见祁可勇猛非凡,又被季元帅指派到城外屯兵,使敌军无隙可寻,吴公公不由心生痛恨。他悄悄写信劝诫自己主子,近几天不要轻举妄动,可先派人押少量粮草,内中多藏好酒,从山后经过,伺酒鬼中计。结果不出吴公公所料,祁可侦知敌情,派兵轻易就将这些粮草劫下。

  吴公公见计谋得逞,就过来与祁可商量:“敌军新失粮草,军心必乱,何不趁夜偷袭敌营,必能一战全胜。”祁可说:“元帅叮嘱我,非令勿动,不得出击。”吴公公嘿嘿一笑:“元帅那是担心你有勇无谋。你若是偷袭敌营,一战必立大功,那时元帅脸上也好看。”

  祁可闻言大喜,吩咐全军饱餐准备,天黑伺机出击,待众将退去,祁可看着截获的美酒,一时忍耐不住,便开了一坛。眼见这傻蛋如此容易上当,吴公公喜不自胜,火速派人送过信去,让那边于半路埋伏,只待祁可劫营,就把这个酒鬼魔王除掉。


学校财务管理软件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payment

相关新闻
蛙扑百姓网